温馨提示

中央一号文件或聚焦土改和农产品价改

时间:2014-12-08 08:38

“明年的中央一号文件已经起草完毕,会在即将召开的中央农村经济工作会议上讨论修改,估计12月中下旬就会传达和公布。”12月5日,参与上述文件制定的一位不愿具名的人士告诉《华夏时报》记者。

有媒体报道称,中央农村工作会议将于下周(12月8日-12月12日)召开,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也将于本月召开。

据上述参与文件制定的人士透露,此次会议或聚焦农村土地改革和农产品价格政策改革。而此前的2004年至2014年连续11年间,中央一号文件均以“三农”为主题发布。

土改

2015年中央一号文件聚焦土改,似乎并不意外。事实上,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成立以来共召开7次会议,其中第五次和第七次会议的主题都是深化农村土地制度改革。

“这两次会议的内容涵盖了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有序流转、农村土地征收、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入市、宅基地制度改革等内容,而这些内容都会在明年的一号文件中体现。”农业部一位知情人士称。

今年9 月29日召开的深改组第五次会议主要讨论的是中央一号文件的第一点内容“完善农村土地承包政策”。这次会议提出,要在坚持农村土地集体所有的前提下,促使承包权和经营权分离,形成所有权、承包权、经营权三权分置、经营权流转的格局。

而12 月2日召开的深改组第七次会议,主要讨论的则是今年中央一号文件关于深化农村土地制度改革的后三点内容,即“引导和规范农村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入市”、“完善农村宅基地管理制度”、“加快推进征地制度改革”。

值得一提的是,深改组第七次会议关于农村土地征收、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入市、宅基地制度改革试点工作的推进强调“三条底线”、“分类试点”、“有序推进”和“严格把握试点条件”。

具体来看,会议关于农村土地征收的表述是,强调严守18 亿亩耕地红线是推进农村土地制度改革的底线,是试点的大前提,决不能逾越。

“关于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入市,只要符合规划和用途管制,我们有望看到加快推进,关于宅基地制度改革,预计试点工作将会保持慎重稳妥基调。”宏源证券分析师称。

湖南社科院经济所所长肖毅敏则认为,虽然在表述上略显审慎持重,但土地改革关系重大,接下来会有实质推进。

记者从权威人士处获得的消息是,目前数部涉农法律的立法、修法程序启动,完善涉农法律步伐加快,尤其是土地管理法修法程序已重启。

据中央党校研究室巡视员曾业松透露,目前全国人大正在为修改《土管法》、《土地承包法》做调研。此次启动修法程序不同于以往,是根据十八届三中全会、四中全会精神重新启动。《土地管理法修正案(草案)》早在2012年12月24日已首次提交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当年草案集中修改了征地补偿制度,删除了征地补偿 “30倍上限”等内容。

而土地流转试点已有一段时间,确权工作基本接近尾声,农村土地抵押担保、贷款也在十余省区市试点一段时间。参与相关调研的人士说,农村土地抵押担保、贷款试点效果好坏参半,需要总结经验教训后再推广。

价改

据上述不愿具名人士透露,农产品目标价格试点将进一步扩围,现有试点的大豆和棉花将突破目前的区域限制。

事实上,早在今年9月的一次发布会上,发改委相关人士就曾表示,棉花目标价格试点将会扩展到长江、黄河流域主产区。而按照今年中央一号文件部署,在棉花目标价格改革启动之初,其公布的实施范围仅局限在新疆产区,这意味着包括山东在内的其他地区棉农不在补贴的范围内。

此外,目标价格试点的品种也将扩围,不再仅局限于大豆和棉花。农业部一位不愿具名的人士告诉本报记者,发改委、农业部和协会正研究在广西开展食糖的目标价格补贴,很有可能写入明年的中央一号文件。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程国强也认为,食糖、油菜籽明年退出临储可能性较大,玉米尚难确定明年是否纳入试点。

“适时退出临时收储措施。在大豆、棉花目标价格补贴试点取得经验后,逐步对油菜籽、食糖等重要农产品,实行目标价格补贴。”程国强称。

针对明年是否会在广西开展食糖目标价格试点,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办公室主任陈锡文则表示,广西现在食糖价格倒挂问题非常紧迫,接下来有可能会出现大规模的减产,需要采取措施保护农民的利益和国家粮食安全。但是因为目前食糖的价格倒挂过于严重,实行目标价格调整到底会不会有效果很难说,有关部门正在研究和磋商。

据了解,目前我国绝大多数农产品的价格形成遵循市场机制,政府主要对6个重要品种的价格进行干预,即小麦、大米、玉米、大豆、棉花和食糖。而经过多年运行,最低收购价和临时收储制度累积的负面效应越来越大,国内外价格倒挂、库存居高不下的问题严重。

在程国强看来,解决目前存在的问题必须诉诸于改革。

陈锡文也认为,目前农产品价改所面临最重要的问题是机制,既然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要更多发挥市场机制的作用,然而粮食又关乎国计民生,政府也不能完全不管。

“要通过锁定最低收购价水平、实施多元主体定量收购、严格政策启动和退出机制等措施,减少最低收购价政策的市场扭曲效应。今后待条件成熟时,要逐步用目标价格补贴代替最低收购价政策。”程国强称。

网站对话
live chat
客服软件
live chat
新湖期货官方APP湖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