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詹啸:电子交易市场整顿轨迹

时间:2012-06-11 15:47

11月11日,《国务院关于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 切实防范金融风险的决定》正式发布。从内容上看,此次整顿力度大于以往。


  2009年以来,国家频频出手整顿大宗商品电子交易市场,文件不断,效果却不尽人意。大宗商品市场如果陷入无序发展,对市场外部而言,首先会吸引大量社会资金进入,可能造成区域性金融失衡,其次各地同质化市场的重复建设对于资源也是一种浪费。而对市场内部的影响或更为严重,一方面,由于安全交易机制缺失,操纵市场、虚拟资金对赌等可能发生,甚至因资金第三方监管缺位,市场方存在侵吞客户资产或携款逃跑的可能性;另一方面,若市场被恶意炒作,而正好该市场对于某种商品价格的影响较大,也可能造成局部地区商品价格的失控。
  
  政府出手整顿无序发展
  
  对于大宗商品电子交易市场或中远期交易市场来说,最早的规范文本可以追溯到2002年的GB/T18769—2002。2003年该文本进行了一轮修正,对其中的适用范围、交易商的资格、电子交易的业务程序、物流配套服务的要求做出了更明确的界定,但《GB/T18769—2003大宗商品电子交易规范》并不涉及准入门槛、资金安全等诸多引导市场良性发展的条款。在监管宽松以及准入门槛较低等因素刺激下,大宗商品电子交易市场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之后发展迅猛,由原来的不足50家上升至目前的300多家。
  早在2009年年末,政府已经意识到无序发展的危险性,国家工商总局于当年12月2日推出了232号文件,主要有两个要求:首先全国禁止新设大宗商品中远期交易市场,对新设企业的名称、经营范围及原有企业申请名称、经营范围变更登记的,不得使用“大宗商品中远期交易”、“大宗商品中远期交易市场管理”、“仓单交易”等字样。其次,各地需要加强市场巡查工作,对辖区任何新开展此类经营活动的企业,及时向地方人民政府汇报,并向商务管理部门通报有关情况,积极配合有关部门采取有效措施开展治理工作。
  
  “国六条”成效初显
  
  2010年2月,商务部、公安部、工商总局、法制办、银监会、证监会等六部委再度推出被市场称为“国六条”的《中远期交易市场整顿规范工作指导意见》。“国六条”具体要求是:一、禁止新设市场和新上品种,已注册但未开展交易的市场不得组织标准化合同交易,已开业交易的市场不得推出新品种的合同。此项工作应在一个月内完成。二、实行保证金第三方托管和银行监管,防止资金被挪用、侵占。此项工作应在三个月内完成。三、禁止自然人和无行业背景的企业入市交易。四、禁止代理业务,既有代理业务在所代理交易的合同交割或了结后停止,最长不得超过一年。五、规范保证金缴纳形式,市场向买方收取的交易保证金必须以现金形式缴纳;卖方以货币资金交纳的部分不少于保证金总额的50%,以现货仓单冲抵的部分不超过保证金总额的50%,仓单冲抵保证金的数额按照不超过冲抵日前一交易日该仓单对应品种最近交货月份合同结算价的80%计算。六、限定每个交易品种和每个交易商的最大订货量。事实上,“国六条”实现起来难度不小。首先,对于第三条行业背景的界定难以制定出确切的准则,暂时只能通过提交说明报告或者依据营业执照中主营项目等方式认定,可能造成误判。其次,保证金的第三方存管,快速移植证券期货业资金监管模式并不可靠,还需要进行大量的探索和摸底工作。
  在“国六条”发布后不久,大宗商品电子交易市场陷入一阵集体被整顿的焦虑当中。比如当时的东北稻米交易网基本按照“国六条”执行,几乎彻底杜绝了投机资金入市的同时,交易额也出现了下滑。
  
  中央、地方加大整顿力度
  
  2010年4月,国务院办公厅继续发布国办函[2010]23号,而商务部则同时发布商办建函[2010]378号,一前一后两份函件基本都是针对前期发布的“国六条”提出具体实施意见和措施。前者要求各地方政府积极行动,切实配合商务部市场建设司等有关司局有效推进落实好年初由商务部下发的《中远期交易市场整顿规范工作指导意见》,进一步把大宗商品中远期交易市场排查摸底工作做细做实,切实杜绝不合规经营行为的出现。而后者则要求全国各省市区商务系统坚决杜绝“自然人及无行业背景企业入市交易”等隐患行为,督察落实“交易市场出入金安全系统”的建设,同时杜绝代理行为出现。
  2011年6月17日,上海市政府发布《上海市人民政府办公厅转发市商务委等四部门关于进一步规范本市大宗商品中远期交易市场管理若干意见的通知》(即沪办发[2011]36号文),而7月8日,市商务委、市金融办联合下发《上海市大宗商品中远期交易市场交易资金管理暂行办法》,紧接着7月22日,上海市商务委牵头四部门召开“整顿规范上海市大宗商品中远期交易市场专题会议”,再度商讨有关大宗商品电子交易市场的整顿问题。迄今为止,该暂行办法为国内首个试验性地方法规,对于各地治理大宗商品电子交易市场都有巨大的借鉴意义。本法规有两个最突出的特点,一是“主办存管银行”制度,二是加强交易资金的监管。“主办存管银行”负责对交易市场及其他存管银行提供的有关数据信息进行汇总,但对于结算和划款过程中出现的资金不足等异常情况,需要及时向监管部门报告,并要求市场及时做出说明,共同采取风险防范措施。另外,“主办存管银行”还需要定期从专用结算账户中划转交易市场的手续费、交易席位费等。在统一的大宗商品交易市场清算体系建立之前,“主办存管银行”身兼类似期货市场第三方存管银行及保证金监控中心的双重职能。
  尽管从国家到地方均加大了整顿力度,但新的市场仍不断设立,各种问题也频频出现。2011年11月11日,国务院再度重拳出击,发布国发[2011]38号文——《国务院关于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 切实防范金融风险的决定》。从内容上看,此次整顿力度大于以往,规范整顿的字眼也变为清理整顿。38号文规定,除依法设立的证券交易所或国务院批准的从事金融产品交易的交易场所外,任何交易场所均不得将任何权益拆分为均等份额公开发行,不得采取集中竞价、做市商等集中交易方式进行交易,不得将权益按照标准化交易单位持续挂牌交易,任何投资者买入后卖出或卖出后买入同一交易品种的时间间隔不得少于5个交易日。除依法经国务院获国务院期货监管机构批准设立的从事期货交易的交易场所外,任何单位一律不得以集中竞价、电子撮合、匿名交易、做市商等集中交易方式进行标准化合约的交易。
  
  行业面临大规模洗牌
  
  目前国内的大宗商品电子交易市场的设立主要有三种形式,一是国家工商总局批准设立的,二是省政府或省级工商部门批准设立的,三是地县级政府或工商部门批准设立的。由于对准入门槛未进行严格限制,开设此类市场也显得较为容易。一直以来,大宗商品交易市场都隶属于各省市区地方政府下属的地市一级政府管辖,而市场运行方面又接受商务系统管理,因此市场普遍认为国家工商管理总局未来或会成为大宗商品电子交易市场的监管主体,而与此同时,在经验和技术上作为期货业的监管主体,中国证监会则更有优势成为此类市场的监管主体。
  此次38号文所引发的整顿行动主要由证监会牵头,商务部配合监督、检查、指导以及制定大宗商品交易市场管理办法。不过,38号文中并未出现关闭或撤销等字眼,市场也一直在猜测本轮清理整顿的力度究竟有多大,行业仍面临较大的洗牌风险。

返回营业部首页

网站对话
live chat
客服软件
live chat
新湖期货官方APP湖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