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双降”为债市再添弹药 短期或面临调整

时间:2015-10-26 09:01

  10月23日,央行宣布“双降”,这给目前火热的债券市场再度带来利好。

  市场人士认为,自8月11日新汇改以来的两次双降,显示了央行维持国内利率的决心,为债券市场注入了充裕的流动性。从宏观经济基本面及货币政策的角度,绝对有理由相信,一场利率债的慢牛还将持续;不过,由于前期涨得太快,而且此次双降的市场预期已经透支,预计短期冲高之后,将会面临调整。

  年内债市流动性充裕

  专家预计,本次降息降准将为银行系统注入6700亿元流动性。而这也是央行自去年11月以来的第六次降低政策利率和第四次普降存款准备金率

  业内人士指出,降息降准同时发生对债市无疑是利好。一方面降息是直接降低了利率,对债券市场是直接利好;另一方面降准则是增加了市场额外的流动性。

  西南证券(600369,股吧)研究发展中心首席研究员张仕元对《第一财经日报》表示,尽管8、9月份,外汇占款的流出达到历史上的高峰,但债券市场反应并不明显,更多的资金还是进入了银行间市场。此次降准之后,资金还是释放给商业银行,对债市来说有一个资金面持续改善的过程。

  “现在超额准备金是1.7%左右,一般利率市场2%~2.5%比较合适,现在降准之后,相当于降了50个bp,对应的超额准备经到了2.2%,这样一个比较合理的水平,可以压低短端利率,对应长端来说,就有了更大的套息空间。”民生证券首席固收分析师李奇霖对本报记者表示。

  李奇霖称,之前套息空间是120个bp,历史均值是100个bp,短端利率降下去之后,套息空间会比以前更大。

  此外,本次央行不再设置存款利率浮动上限,利率市场化更进一步同样利好信用债。李奇霖表示,对于银行来说,以前是官定利率没有竞争,未来如果按照市场定价,各家银行自己定,个别银行就会通过上浮利率来“抢”存款,这一背景之下,银行资产端会提升风险来“养负债”,但现在经济不好,贷款不是那么容易发出去,所以会买一些高信用的信用债,这对信用利差收窄也是有帮助的。

  尽管,有一种担忧是如果经济继续下行,或许会爆发大面积违约,但市场普遍认为,这种可能性并不大。

  短期或面临调整

  不过,在张仕元看来,此次降息降准的预期市场已经提前透支。这从上周五宣布“双降”后的夜盘就可以看出。

  “以往双降之后,收盘后还会有明显的成交,但上周五晚,夜盘成交并不明显。”张仕元认为,早在9月底的几个交易日,十年期国债收益率大幅下行,其实代表着市场的资金配置已经预期到了这次“双降”。按照惯例,每一次双降之后,会有一个阶段性的调幅,有可能周一开盘之后高开,然后进入调整。但是长期来看,国债收益率还是会继续下行。

  “长期来看,国家经济下行的步伐还没有止住,所以长期的资本回报率还是下行的。国债长期来看,还会往下走,短期内,调整要开始了。”他说。

  张仕元建议,交易盘赶紧获利了结,配置盘也要逢高减仓。“长期来看,债券市场收益率都是往下走的,直到经济反弹,整个牛市会告一段落。目前来看,前期涨得太快,肯定会调整,但牛市的核心没有改变。”

  张仕元称,长端利率债定价的根基是国家GDP走势,目前来看,我们国家经济下行的趋势仍然不改,长端利率依旧下行;短端利率债要看资金利率,但往前看一年左右,经济不企稳,长债逻辑不改,短债也不会改变。总体而言,利率债市目前是安全的。

  “如果后续稳增长继续加码,让人们感觉之后经济会企稳,那长端下行的幅度就没有短端那么大,收益率曲线就会陡峭化,我个人认为后续收益率曲线会陡峭化。”李奇霖告诉本报记者。

  负债端产品将更加丰富

  对于本次利率市场化的改革,李奇霖告诉本报,以前是存贷款利率管制,产品不能反映市场化利率,现在按照市场化定价,相应的负债端的产品会更丰富,实际上,现在银行理财和大额存单已经实现利率市场化了。

  “利率市场化一步一步走来,现在已经接近尾声,现在去买理财产品,不会用银行基准利率作为考核目标,未来将依靠拆借利率或者理财产品利率作为市场公认的无风险利率。”张仕元告诉本报记者。

  2013年开始,中国利率市场化进程加速。在此之前,市场对无风险利率的理解通常就是国家规定的基准利率。但从全球来看,各国都在经历利率市场化的过程,也就是说,基准利率只是引导利率的走向,而利率本身是市场定价。比如,拆借利率是由银行间交易机构来定,理财产品收益率在购买商业银行理财产品的用户之间寻找一个平衡点,央行在这一过程中只是起到引导作用。

  中信建投宏观债券研究员黄文涛表示,就利率市场化而言,这次对商业银行和农村合作金融机构等不再设置存款利率浮动上限,即宣告利率市场化基本完成。“实际在上次上浮50%之后,大多数银行都没有上浮到顶,本身意味着在经济下行期的利率市场化接近完成。另一方面,央行一直小心翼翼地进行窗口指导,以渐进地完成利率市场化,减弱冲击。今后窗口指导仍会保留并视情况允许逐渐淡化。”黄文涛称。

  不过,他同时认为,利率市场化的真正考验可能还未结束,一是经济上行期的环境,二是金融机构的准入放开,三是金融机构退出的冲击,四是对互联网金融放松管制后的冲击。

网站对话
live chat
客服软件
live chat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