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旱情稍显严重 农民改种大豆意愿不强

时间:2018-05-22 16:13

 2018年5月21日,是大连商品交易所商所举办的2018年黑龙江春季大豆玉米考察活动进行第一天,我们东线考察队从黑龙江哈尔滨出发,沿途经宾县—佳木斯地区。主要是想对当地玉米的种植生长、种植意愿、大豆改种意愿、玉米收购现状等问题进行了解,为此,我们调研了当地的一个玉米收购点以及一家大型大豆压榨企业并就上述问题进行了深入的交流。

  一、旧作玉米销售形势不好,当地种植户玉米种植意愿强于大豆

  上午,我们一行20人从哈尔滨出发到达宾县居仁镇,在这里我们有幸采访到了一处收粮点的寇女士,从我们与寇女士的交谈中得知:宾县当地玉米10月份收获后,农民的销售积极性并不强,农民一般会自然风干然后等年后销售,在国家今年抛储开始之前,玉米的销售还是比较顺畅的,但是抛储开始之后这一现象发生较大变化,大的贸易商的收粮心态开始转向消极,而农民还存在一定的惜售心理,这就导致收粮点很难在其中获得利润。现在收粮点的收购成本在1600元/吨,他们只希望能在1600元卖出去,对利润已经没有多大的期望。

  另外,寇女士还告诉我们,宾县地区仍是以种植玉米为主,农户并不会因为国家补贴而产生强烈的改种大豆的意愿,另外,国家大豆补贴政策颁布相对偏晚,农户已经备好了需要的玉米种子和化肥,这也是改种面积较小的原因;另一方面,今年干旱相对严重,已经出现了玉米出苗失败的现象,这可能会导致一部分农户改种大豆。

二、企业期货运用不够成熟,政策的基层宣传力度有待加强

  下午,我们到达了佳木斯市的一家大型大豆压榨企业进行采访,该企业在新年度收购大豆大约5万吨,收购价在为3500元/吨,现在仍有大豆库存1.5万吨;另外,该企业今年积极参与国储玉米的拍卖,拍得玉米主要用于贸易,直接发往港口。在此,我们从整体到局部,从国家政策执行层面到企业自身存在的问题都进行了比较深入的探讨,主要包括以下几个方面的:

  (1)、黑龙江大豆产量仍有不足,如果黑龙江大豆产量低于800万吨,压榨企业就有停机风险。因此,该企业倾向于参与期货,以尽量避免停机风险。在大豆盘面价格低于种植成本(即3500元左右)的时候,会在盘面买入。现在企业在豆一盘面的虚拟库存为1500吨。但是对期货的认识仍有不足,通常会有套保变投机的风险,现在企业已经开始尽量只做套保,留较小的风险敞口;

  (2)企业一般在10月上旬,根据自己的调研情况以及农民的销售心理定下一个相对的合理的收购价进行大豆收购,等到10月中旬国储价格确定之后,企业会根据国储价格倒退自己的收购价格,这个过程中主要考虑运费、人工、损耗以及利润;

  (3)四月份,公司对东三省全面调查,认为2018年全国大豆产量将减产13%,其中黑龙江下降11%,佳木斯下降14%。国家的补贴政策稍晚,佳木斯种子化肥已经备好,也基本已经种完,现在的干旱对佳木斯市的玉米影响不大,所以不会改种,但是其他地区存在一些改种可能。该企业认为国家政策制定非常到位,但是基层的宣传以及执行力度还有待加强,在宣传不到位的情况下,农民的思想不太会因为补贴而有较大改变,而是经常根据自己的收益决定种植意向。

(4)佳木斯市大豆种植的补贴为210元/亩,轮种的补贴为150元/亩;今年的地租有较大幅度的提升,为每公顷3000-5000元,远高于去年的2000元,但仍略低于2015/16年的较高水平;今年人工、化肥和种子的成本变化不大。算上国家补贴,农民种植大豆的成本大约为2800-3000元/吨,该公司人员对远期大豆价格比较看好,认为9月底的开秤价很可能能达到3800元左右。

 三、总结

  我们今天一天的调研总结下来,我们发现:大豆补贴政策的颁发时间确实稍晚,导致宾县到佳木斯地区农户玉米改种大豆的力度较小,但是由于今年玉米播种后干旱相对严重,预期后期仍会有一些玉米改种为大豆,但是改种比例不好预估;本地企业对期货的参与热情相对高涨,但是由于缺乏对期货风险的认识以及信息获取途径较少,导致企业在参与过程中经常会留下较大的风险敞口,本地企业后期比较需要大商所以及各期货公司的培训和指导。

网站对话
live chat
客服软件
live chat
新湖期货官方APP湖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