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工业利润创六年来最高增速 上下游企业赚钱能力失衡

时间:2017-03-29 09:50

目前工业利润的快速增加,是否能说明工业进入全面繁荣或经济进入新周期,还需进一步观察。因为目前工业利润快速增长,在很大程度上是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PPI)大涨,以及上游挤压中下游行业利润导致的。

各大钢铁企业成了“印钞机”。

根据国家统计局3月27日公布的数字,今年1-2月钢铁(黑色金属冶炼及压延加工业)行业利润同比增长了21.1倍,有色、石油加工等行业的利润分别增长了1.2倍、1.3倍。

数据显示,1-2月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实现利润总额10156.8亿元,同比增长31.5%。21世纪经济报道获悉,这是2011年3月以来的最高增速,当年则有全国4万亿投资刺激的影响。

不过,目前工业利润的快速增加,是否能说明工业进入全面繁荣或经济进入新周期,还需进一步观察。因为目前工业利润快速增长,在很大程度上是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PPI)大涨,以及上游挤压中下游行业利润导致的。

在钢铁、煤炭、有色等行业利润大涨时,食品、医药等行业则利润增速一般,电力行业甚至出现了利润同比下降39.3%的现象。

对此,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唐建伟指出,目前工业利润快速上升,主要还是一些行业去产能所致的,预计一季度都会维持这种上升的态势。

“如果经济全面好转甚至进入一个新的周期的话,那么所有上中下游企业的利润应该都是恢复的,目前的情况看上游行业的利润是依靠挤压下游产业得来的。”他说。

工业利润创6年来最高增速

历史数据显示,2011年1-2月全国规模以上工业利润增速是32%,今年1-2月该项数据回归到31.5%,正好是6年以来的最高增速。

2011年1-2月,各大工业行业利润普遍较好,在39个工业大类行业中,38个行业利润同比增长,1个行业亏损下降。同时各大行业的利润增速虽有差别,但是不是太大。

比如当时利润最高的是化学纤维制造业、黑色金属矿采选业,利润分别增长1.3倍、1.1倍。下游的钢铁利润增长26.1%,有色金属冶炼及压延加工业增长16.7%。电力、热力的生产和供应业增长13%。

但是2017年1-2月,41个工业大类行业中,36个行业利润总额同比增加,5个减少,同时各个行业利润差距大。比如黑色金属矿采选业利润增长了80.5%,钢铁(黑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增长21.1倍,有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增长1.2倍,石油加工、炼焦和核燃料加工业增长1.3倍。

国家统计局工业司何平博士认为,1-2月份工业利润出现较快增长,较多地依靠煤炭、钢材(3068, 7.00, 0.23%)和原油等价格的快速上涨。

而这样的利润增加,很大程度上不是经济过热或者加快的标志,而是国家减少钢铁、煤炭等产能使得价格上升。

2月份PPI上涨7.8%,创2008年以来新高。根据国家统计局和一些机构测算,因为价格上涨带来的利润增加约占到1-2月份工业企业利润总额的22.7%。

兰格钢铁研究中心主任王国清指出,1-2月份整个行业的大幅上涨也给钢铁行业带来了丰富的利润。“上半年的钢价还是有一定回升的动力,但是对于下半年来说,随着去产能工作的进行,也会有很多不确定的因素。整体来说全年钢材的基价还是能够超越去年。”她说。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悉,3月27日河北唐山的三级螺纹钢价格是每吨3650元,比3月16日的高点3860元/吨,价格有所下降。3月27日钢坯价格是每吨3050元,也比3月20日每吨3310元有所下降,不过仍比去年同期涨幅达到一倍左右。

  上游挤压中下游利润

由于目前的工业利润主要集中在少数行业,且存在上游挤压中下游的情况,因此可持续性存疑。

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唐建伟指出,通过去产能带来价格的快速上涨,是难以持续的,因此接下来的价格趋势可能会是一个缓和上行,但不大会有“剧烈”上涨。

他认为,下一步需要对工业行业关注几个方面,比如国企对民企利润是“传导”还是“挤压”;上游行业对中下游行业的价格传导效果如何;同时关注投资与消费之间的背离,不要造成挤压。

“上游的生产资料生产企业目前仍是大型企业所主导的,竞争并不充分,提价比较容易。但是中下游生产企业的定价权相对有限,他们很难通过其产品的涨价将这种成本转嫁出去,结果就是上游企业盈利对中下游企业盈利形成了‘挤压’而不是‘传导’效应。”他说。

数据显示,在煤炭、钢铁、石油等行业利润上涨时,这些行业下游领域盈利并不理想。2017年1-2月电力、热力生产和供应业的利润下降39.3%,铁路、船舶、航空航天和其他运输设备制造业利润下降10.9%,其他制造业下降1.6%。

今年,国家发展改革委决定要用更多的市场化手段解决去产能问题,这可能使得煤炭和钢铁价格在新一年涨幅不会高于2016年。

中信建投证券煤炭分析师张绪成指出,煤炭目前只是处于盈利的恢复期。1-2月份价格高企,后几个月价格可能会小幅回落,今年全年煤炭价格会出现一定的波动幅度。

“目前煤炭企业处于一个底部向上恢复的阶段,它不会是12年之前的暴利时期。国家也对煤炭的价格、产能有了更多关注。”他说,“目前局部地区煤电联动不协调,煤企赚钱多,电企赚钱难,下一步要防止‘跷跷板’效应(煤炭和电力行业利润一高一低)的出现。”

网站对话
live chat
客服软件
live chat
新适当性评估二维码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