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2017中国棉纱(张家港)论坛--互动讨论环节

时间:2017-08-09 18:50

由新湖期货有限公司与中国华芳集团有限公司主办,郑州商品交易所特别支持的2017中国棉花棉纱(张家港)论坛,于2017年8月9日在张家港华芳金陵国际酒店盛大召开,此次论坛汇聚行业大咖,聚焦产业热点,在棉纱期货上市前为企业解读棉花产业链新的风险与机遇。

 

互动讨论环节

纳百川成就百业,思进去赢得未来,几位嘉宾精彩的主题演讲不知在座各位企业家们是否有思想上的共鸣或者意见呢?接下来我们进入嘉宾交流环节,有请交流嘉宾:

 

马文胜  新湖期货有限公司董事长

陈  涛  路易达孚(中国)贸易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

汪前进  上海国际棉花交易中心信息总监

王冰楠  全国棉花交易市场国内事业部总经理

陈  巍  上海瑞茂通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

吴法新  上海纱线宝科技有限公司首席战略官

 

主持人:今天会场大部分来宾都是涉棉企业,相信诸位一定对即将上市的棉纱期货是特别关注。首先请我们的吴法新总先来开个场吧。以您的经验,棉纱上市以后,对企业经营会带来什么样的变化和影响?

 

吴法新:最近我在企业端走的比较多,大家看我朋友圈,都是在湖南湖北在走。经过这么多年我们国家期货正面负面报道影响,棉纺厂对棉纱期货态度很有意思。一个是既盼望,因为从正面角度来看,我们可以提前销售,期货正面功能都能体会到。第二又担心,从负面角度来讲企业又不会做,听说风险很大,听说怎么怎么样,所以需要专业机构及早的进入棉纱行业,给这些企业进行风险教育和市场的引导。我最不愿意看到陈涛刚才说的故事,就是实体企业在没有引导情况下烂赌,老板亲自上线,之后工厂就没有了。所以既期盼又担心,这给专业期货公司提供了一个工作的空间,刚才我在跟马文胜沟通,这么好的优质企业,其实从纺织行业角度来说,我们做过数据统计,它的投资回报率是不低的,但坏账率是很低的,这么好的企业一旦烂赌就会死的很惨,所以我希望新湖期货尽早进入。

第二个,棉纺厂有了期货以后,棉纺厂值钱了。我接触到一些国外客人,他们想通过很多途径来收购我们国家的棉纺厂,因为国外企业跟我们企业不一样,我们这边企业可行性报告先说可以赚多少钱,用现在的数据预测将来可以赚多少钱,其实这个数据推导下来,这个逻辑是不对的。国外是这样的,先看你有什么通道和退出机制,中国人有一句话叫货到地头死,如果有期货市场可以提前交易,所以国外收购我们的棉纺厂,前提是如果没有期货市场就不来收购,如果有期货市场可以。

棉纺厂也兴奋及听说期货要开了,很多棉纺厂问了很多问题,我们发现我很有趣的现象,35个交割库,都是郑商所经过反复考核,企业又好,质量又稳定,管理又好,有一个特点,这35个厂除了1-2家以外,其他厂都不做32支纱,所以有这个期货出来以后,不管大厂还是小厂都要把握好自己产品的调整。因为32支是普通品种,如果做没有附加值的纱工厂也挣不到钱,实在没有才会去做32支普梳。

兴奋以后,又产生另外隐患的问题,现在我接触很多微信、QQ和邮箱里面的信息,都问我怎么交割的,我最担心实体棉纺厂把期货市场变成一个现货市场,他老是想交割交货,所以也需要基层业务员给他们去指导,把郑商所变成一个交货场地的话不如不做了。

再有是产业链被盘活了,价格比较透明,生产稳定,波动被平滑了,很多大厂朋友说,如果棉纱期货早开两年出来,估计棉花就不会被爆炒,因为32支纱盘面上看价格没有波动,棉花怎么会有很大波动呢。这个棉纱期货是全球唯一的,有中国特色的一个品种,其他没有,所以将来它会成为整个纺织行业的一个风向标,这个作用非常大。国外棉纺厂对期货品种的关注度要高过我们国内棉纺厂,他们很早就问了,可不可以交割啊,保税等等,他们即使不参与,也会拿郑州商品交易所的价格作为他们贸易的一个依据。比如说佛山用家和山东买家之间,不一定参与期货市场交易,但是它会用郑商所价格作为风向标来点价,我现在已经收到好几个这样的案例了,所以对于棉纺厂经营来说是比较好的事情。

那么要防止的事情,我们知道32支纱,我们国家有标准的,损耗率原来是1.07%,现在是1.1%,就算1.1%,10%的损耗,损耗加上电费、人工费相差大概7000块钱/吨,这个差价有7000块钱,工厂就可以买棉花卖棉纱,这个情况很多工厂都这么认为,但是期货市场就不给你这个机会,两头加你,你卖棉纱,他把棉纱价格拉高,你买棉花,本来7000块钱,变成7500,8000,这又需要新湖期货专业团队给中小棉纺厂做专业指导,切忌切忌千万不要让企业主去烂赌。

最后郑商所这次创新应该要点赞的,未来我们国家的棉花政策,我猜一定会越来越开放,配额制度会越来越松,郑商所的棉纱价格成为全球纺织行业的一个风向标,这个意义其实还大过其他的作用。

 

主持人:随着期货交易品种逐步完善,品种越来越多,我们企业通过期货市场规避风险,期货市场功能应该能发挥的更全面。接下来问一下陈涛总,现在可能是政策的调整吧,整个产业和基准交割库都在往新疆西部转移,这样的话,我们市场价格体系会发生怎样的变化呢?

 

陈涛:这个可能市场已经通过很长时间的讨论推出也消化的差不多了,因为我也是郑商所交割委员会的委员,棉花这个品种变交割地的时候我也都参加了。首先,我们知道到了新疆以后,原来新疆升水没有了,最大方便是当地涉棉企业交棉花容易很多,他不用再把棉花运到内地,目的也是为了让新疆企业能够参与。实际上运输是一个很大的问题,目前新疆到内地是500,如果到了春节前后的时候,要加很多附加值才能运到内地来,那现在运费是不用考虑了。比如说1月份运棉花到内地500块补贴以外,再交三五百,现在交割很多了。一个是费用,另外交棉花积极性也开始出来了,只要他认同当时期货的价格他就拿到这个价格,这也是为了扶持新疆主体产区和当地的企业的一个出发点,所以做了这个变动。

 

主持人:我们现在主要还是政策往西部在转移,未来如果我们政策会不会可能再发生一些变化呢?

 

陈涛:政策的变化,这是我从头到尾最担心的一件事情,新疆从自治区到下面司兵团还是司县都给了极大的鼓励和刺激政策,那就是各种补贴、减免、差价给投资的企业,但这个能维持多久?近期来看已经有些松动和变化在发生了。我们的企业如果有将近两三千块钱的好处当然愿意投资,也希望很快把这个钱收回来。但是不去又不行,棉花在当地有那么便宜的棉花和优惠政策给你,你肯定要去。不去的话,地产棉没有,新疆棉没有什么政策,进口棉又有限制,所以一系列的变化导致很多企业到新疆投资,现在近期内政府也在积极推动下游投资,也不仅仅是初期的为了纺纱。我们知道最初目的还是为了当地安稳的角度,稳定的角度出发加大就业。因为现在纱厂用的很少,用少数民族来纺纱,他们也不一定能干这个活,所以只能把内地工人往那边引,所以第一个目的不是很好。往下发展,织布、印染、服装这样可能会更好一些吧,对下面的就业和稳定来讲。

 

主持人:其实我们的涉棉企业受政策影响是比较大的,说到政策的问题,刚刚下面嘉宾提了一个问题,想问一下汪总,抛储方面国家有什么政策和变化呢?会给我们企业带来什么样的影响?

 

汪前进:其实抛储两个方面来看,对于用棉企业来看,这两年为什么盈利这么好?就是因为抛储红利,因为如果没有它,棉花市场上现货中间会有一两千块钱的差价。按目前的进度,三年左右这种红利会越来越小。第二个情况,对于储备棉政策来说,未来这个政策可能会调吧,是否考虑进口棉和外棉的融入,这对未来来说是一个很好的选择,如果在配额这块限制情况下,如果进口棉融入就相当于国家在这块帮助企业来进口国外棉,而且国外进口和发配额进口是不一样,这个价格会不一样,从国家角度来进口,国家不可能大张旗鼓的,一般都是操作完了以后才会知道,所以从国家层面来说是两个方面,至少目前来说是比较好的政策性项目。

    

主持人:就是说抛储力度越来越小,对外进口力度会越来越大。

        

汪前进:对。

    

主持人:谢谢汪总,我们今天很多的话题围绕创新理念,在这里也给我们新湖期货做一个小广告吧,2015年新湖期货率先在行业内提出并且开展了保险+期货业务,得到了中国农业部的肯定,列入了中央一号文件。这项业务也连续两年获得上海市政府金融创新奖,前期我们新湖期货在玉米、白糖、橡胶等一些农产品运作上都非常成功,也充分体现了期货服务于实体产业的主体导向。请问一下马总,我们新湖期货前期在农产品期货+保险和合作参保基础上,这些创新业务能不能更多的把它复制到棉纺企业来?

马文胜:保险+期货在国内已经开展了三年,应该说效果还是非常好的。从第一年我们在辽宁做玉米保险,后来又做了鸡蛋险,到去年规模更大了,和泰保做了第一单比较大的白糖险,今年三个交易所加在一起共出资一个多亿,分别在橡胶、玉米、大豆、白糖、棉花这些农产品上进行保险+期货的试点。保险+期货的原理是什么呢?也是希望通过市场化的手段来帮助农民解决价格险和收入险的问题。

过去我们为了保护农民的利益往往都是进行收储或者目标价格保护,国家还是要拿很多钱出来的。那么有没有可能就像海外对农业的补贴一样,用市场化的手段,用保险的手段来解决价格波动的问题,所以保险+期货从2015年开始试点以后,也得到了社会各方面的关注,应该说效果总体上是不错的,农民在生产种植粮食的时候,按照一定的价格,保险公司为它设计一个保险产品,这个保费呢国家掏大头,农民掏小头,本身国家每年都有补贴的,这个补贴可以拿到保险这儿补贴,跌了之后保险公司来赔付,那么保险公司的风险怎么规避呢?一般这是一个期权产品,由于国内目前还很少有场内的期权,目前只有豆粕和白糖,因为现在场内产品量也不大,它就是通过购买期货公司子公司设计的场外期权,期货公司子公司接到保险公司转移过来的风险以后,通过他的金融工程和运算到期货市场来对冲这个风险完成这个闭环。现在期货流动量是非常好的,所以一般保险公司转移过来的风险还是能够完全对冲掉的。

现在的问题是什么呢?这个价格还是比较贵的,主要是用期货来复制,这个效率还不是很高。我在开头的时候讲到现在很多企业,他不仅仅是购买期权,他现在自己买期权也是通过期货公司子公司到期货市场来对冲,我觉得现在确实企业越做越好。现在除了保险+期货以外,我们也在扩展到一般工业品上,为企业的库存管理和贸易定价来服务。比如说我们现在做了两个商业模式,一个叫做含权现货,就是现货库存加一个期权进去,比如说你现在有棉花库存,过去的做法是你在期货市场来抛,但如果这个时候棉花上涨了,你也没有上涨的超额利润,但是你的下跌风险锁住了。那有没有可能对冲的工具不是期货,而是一个看跌期权,这个时候棉花上涨以后,现货仍然取得现货上涨利润,但是你的亏损只有权利金,下跌又完全能够对冲掉下跌风险,这样收益结构就变了。特别是前一段时间,包括我们子公司做的时候,你们要接一些低价商品仓单,特别是远期期货升水的期货,用升水期货复制看跌期权这是很划得来的,一旦涨起来,你们的利润肯定会非常好的,这叫库存管理,这叫含权期货。

另外在贸易环节可以做含权贸易,在贸易定价里面加上期权,比如说我们给几家企业设计的电解铝,设计简单一些是对外销售的时候最高限价,如果价格超出了最高限价我按最高限价来卖给你,如果低了我还是按市场价卖给你,但是我卖给你的时候加一个升水,这个升水就是权利金,如何使权利金下降呢?我可以根据市场波动,我在一定范围内给你做保护,而不是头寸无限向上打开的,这样权利金也就是很便宜了,可以设计出很多手段。

现在棉花棉纱,棉纱上市以后还可以做出很多手段来。比如说我可以做一对头寸,就是这个棉花涨了,贸易商肯定是少卖了嘛,我做一个期权,我给你涨的部分给贸易商。如果棉花价格跌了,说明你这个棉纱企业成本买贵了,我可以补给你棉纱钱。我们这次在玉米上和三家企业做了这么一个循环,上一家做玉米的生产型企业,下家是用玉米生产,中间是一家物流公司,我们这四家,生产型企业玉米出来以后通过运输公司供应给上市公司,但是这个价格是无法确定的,大家根据当时做贸易的时候,当时的市场价就作为基准价,这个基准价从运输到实际生产出来大概一个月时间,这一个月时间如果玉米价格波动,波动高了我们就补给一方,波动低了我给另一方。实际上它是一个跨期的期权合约,实际上这个还不会太贵。所以我觉得今后的创新,场外的创新还是挺多的。

最后我再补充一点,棉纱出来以后,特别是我们涉棉企业,无论是上游下游都要非常关注,因为我们自己做现货子公司是非常有体会的,就是我所有头寸必须对冲,只有对冲完以后,就是一定要把方向型的风险把它变成基差型的交易,这是基础。但是怎么样在这个基础上有一个很好的获利呢?把场外加进来。或者这个时候根据风险承担情况给予一部分偿还,这决定了库存管理贸易环节或者最终定价环节如何来定价灵活的使用,有了期货就是有了现货,期货期权等于你三条腿走路,竞争力肯定是明显上升。现在特别是大型企业如果不用这个工具,就像现代社会不用微信一样,肯定是落伍,势必将会淘汰掉的。你不进这个市场,还不说用不用这个工具,你不进这个市场,你根本感觉不到市场波动对你带来的影响,只有你进入这个市场之后,来自方方面面的信息来完善你的定价体系和对市场今后方向性波动的一种判断,可能更加完善你们的企业战略。谢谢!

    

主持人:谢谢马总,关于保险+期货的内容,下面有客户是需要提问,是吧。

    

提问:请问一下马总,这个土地我们是租别人的,我们没有土地使用权,我能参加期货+保险这项服务吗?如果可以参加,那我们还有哪些地方需要注意。

    

马文胜:主要是保险价格方案设计上,比如说你是租的,可能你的成本相对较高,那么就要综合算一下政府对你种植棉花整个补贴,你的整体成本和现在这个价格,因为在新疆目前政府还是目标价格改革的,是有目标价格保护的。国家保的是目标价和现货市场采集价,中间的价差,从采集价往下部分,实际上是可以用保险来保的,这样保费相对来说是比较低的。具体根据你的情况,还可以再测算一下,有保的时候不一定从地点往下无限的保,保其中一部分,这样价格就会更加便宜,这可能具体要根据情况来算。

    

陈涛:期权保险我也推了二十年了,在欧美国家相对容易接受,但是东南亚赌性太大,很少有成功的案例,因为这里巨大的问题就是期权金的成本太贵。保时间长那就更贵,那保三天五天市场没动,钱白花了,作废。比如说市场是1.5万,1.3往下很便宜,那我1.5万没有拿到,我那样1.455万我也能接受,但是市场跌到1.455万不跌了,你1.3万没有什么作用,做了两次光花钱没有得到好处。如果卖家,1.5万保1.8万,保3000块钱,你给我3500块钱,那他会觉得我保它干什么?这里面就有赌性问题。这里头还是风险管理的问题,但这个理念实事求是讲,如果有政府补贴我肯定愿意,有期货公司补贴我肯定愿意,因为白拿这个钱我已经推广二十年了,按理说得很好听,一两单也可以,但是时间长了会发现这个钱是浪费的,没有什么意义。很小的投入来博一个大的回报这个比较多一些,但是真正实体经济服务还需要花很多功夫研究,从企业风控角度来讲还是需要借鉴和学习一下,不一定每次都成功,但是一个大市场来了以后,你的日子会比别人好过,保险不是每次都能得手,就像医疗、汽车、房产险一样。    

    

主持人:陈总真的是对创新业务都非常了解,操作的也是比较早了。因为我们今天在场都是涉棉企业,马总,未来是不是我们探讨一下,把我们做得比较成功的保险+期货复制到涉棉企业来做一个试点?

    

马文胜:特别是棉纱出来以后,棉的产业链觉得可以考虑一下这样的产品,比如说有那么两三家供应棉花的棉纱企业,可以做产业链上的保险,还是非常有意义的。

    

主持人:谈完了期货的创新,刚才王冰楠总也讲到互联网+棉花流通创新,据我所知,现在棉花圈里面都提到了基差交易,王冰楠总您对基差交易怎么看,未来基差交易会不会形成一种常态?

    

王冰楠:基差交易的高手在座有几个企业也是做这个的,我说实话,实战经验没有,为什么呢?因为我都是给他们服务的,比如说给咱们董事长这边,现货整个过户是我们提供的,履约保险。

    

陈涛:全世界做到一定规模的时候,不做基差是不可能的,因为大宗商品博的是你的量,同时有一个很薄的利润,不可能暴利利润很大,这个事情那就是天下掉馅饼砸到你,这个事情有可能发生,但是概率不大。但是全世界100%套利保值没有几家。世界大的粮商,我自己理解只有达孚是100%套利的。同一时间,也要经过交易员允许,感觉明天的盘面不会有巨大的变化我才可以接这个单子,否则我们是不做的。

陈涛:期货闭市以后要么不交易,要么增加一个保险系统。只要明天开盘,我不可以赌明天开盘是看涨还是看跌,而不去套,这是不允许的,你可能会涨20点,我套了亏了,过一会儿50点,200点。尤其贸易公司做这个事情相对是容易的,很多企业要做到100%是不太可能的。

    

王冰楠:每个人自己做期货交易的时候,期货公司告诉你看K线,看什么什么东西,你看要涨就买,但是当有价差的时候,他就个卖了,相当于你把这个钱就贡献给这个产业了,我遇到的事情就是这样的。

    

陈涛:套期保值或者基差交易最大忌讳就是你对市场的判断,你要有判断了这个肯定做不好或者做不长。套期保值关键点是基差够不够大,只要大了,到1000点或者500点这就是你的目标,锁定。

    

吴法新:这有点像抢红包,1000块钱的红包,10个人抢就是每人100块钱,当1000个人去抢,可能每个人只有1分钱,大家就不会去抢了。

    

陈涛:但是目前来讲,我们还不用担心这个事儿,因为现在这个市场上有一万个红包,现在我们抢红包的人就是10个。我们这里一天进进出出,你看交易量,持仓量,一天可以倒一遍两遍,你的机会很多,所以这样的话套保更有好的价位和基差出现,如果像吴总讲的这个道理,一万个发红包,抢红包的五千个人,那跟十个人去抢是不一样的。

    

主持人:那看来基差交易利润还是比较丰富的,未来随着抢红包的人越来越多,可以有更多创新的方式来抢这个红包。

在我们现在整个棉纺产业链中越来越多的供应链企业加入进来,利用新的模式来实现客户和贸易企业的双赢,在这方面请瑞茂通的陈总聊一下,你们现在是怎么做的,都有哪些模式。

    

陈巍:说实话我们也是基差贸易模式,也没有什么特别创新的地方。我们上市公司在煤炭和其他领域确实做了很多供应链的金融,不管是上游、下游,如果资金缺乏的时候,他会垫一些资金,在棉花里面我们也操作了一些,其实很多公司也在做,我们可以把它称为一种服务,叫供应链金融也可以,收他一定保证金,拿到一定时间,他再赎回,这也是一种供应链的服务。后面等棉纱上市以后,棉纱的团队现在也在组建,将来会以供应链金融的方式,我们基本上会以背靠背的模式进行软件经营吧,积极参与棉花基差也好,棉花棉纱套利也行,但是棉花经营还是以基差贸易为主,没有什么特别的创新,谢谢! 

    

主持人:听下来抢红包的人还是挺多的,不知道下面涉棉企业会有什么样的感想。下面有一位朋友向陈涛总提了一个问题,关于价格分析判断的问题,纽约期货未来走势分析和判断。

    

陈涛:实际上美国月度报告里面都有价格指数供参考,没有人负什么责任。现在这个市场,我刚才不是讲了嘛,不仅仅是我自己,甚至在座各位,越来越难把控,我前面讲了,比如像达孚,我们基本面上认为80%的掌控,这个市场大概清晰跑不到哪里去,现在不行,尤其国内市场更不行,一天涨跌多少,最后你看现货基本上都没有动。最后一个功能就是投机,这是我们这个市场发挥最好的作用,那就是投机市场,投机其实跟赌博也没有什么区别。在这种情况下谈价格确实比较难,但是从全球今年整个供需基本面角度出发,尤其是抛储,我们是吃定心丸的,政府也不会失言,这种来看棉花还是非常宽裕,在这种情况下,市场看起来也比较谨慎,那么到了7.1毛钱左右,外盘一直在涨,但这看基金确实做得多,小储每天都在上升。你们一定要关注usda报告,对全球供需完整报告出来,这就是看8月份以后的数据,起到了谁也代替不了的作用。但有一点可以比较负责任的告诉你,农业部的报告出来,十次有九次是在你我预料以外,不管是这里还是那里,一定有你想象不到的,不管小麦、大麦、玉米、棉花、糖变化都不会少于1%,2%,而且基本上很多月份都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这就是它的神奇之处,因为他所做的工作是你我没法跟他抗衡,他的人力、投入、资金,100%的调查,那你想是你说了算,还是他说了算。他错不错?经常错,经常害了市场,我们在座可能都怀疑过这个事儿,但是没有用,市场的主流,尤其是基金们更相信是它,而不是相信你,尽管你是100%一点丝毫不差的准确,两个月以后证明,但是你已经拍在沙滩上爬不起来了,尤其听他在全球的影响力到目前为止,我们的统计局、农业部也发数据,但是影响力有多大,用他们的数据来交易又有多少,相信大家都心知肚明的。原则上讲我不是看涨的这一年,市场是逐利的,有利润在就会去生产,他可以不生产大豆,不生产小麦,但是棉花只要价钱够高,一定会满足你,这就是供需自然的季节性的调整。

      

提问:我有一个问题,可能这是大家最关心的问题,我想问一下交易所卫总,我特别想问一下,棉纱交割进去4个月以后结束了嘛,我所担心的是,棉纱交割进去之后4个月到了,它照样回去捣一捣又弄进去了,请问一下交易所这方面有什么控制和手法?谢谢!

    

卫总:只要检验合格符合是可以再注册的。

    

提问:等于我出去又可以再进去。

    

卫总:对,只要符合我们的指标,严格按照指标。

    

提问:听清楚了吧,大家。实际上这个话相当重要,请大家记住啊,谢谢!

    

主持人:非常感谢各位嘉宾和来宾的积极参与,时间关系,今天交流互动环节就到此结束。其实短短半天时间我们并不能把一个创新模式或者一个盈利的模式说得太透彻,我们新湖团队未来在马总带领下也会有更多创新的模式真正为实体企业服务,我们也希望会后跟更多实体企业进行充分的交流和沟通,今天会议到此结束,谢谢各位的支持。

    

    ——(结束)

网站对话
live chat
客服软件
live chat
适当性评估二维码
[关闭]